第二十九章赋税

  李邱氏等李老爷子说完,接着安排道:“我们家里的稻谷晒干都收起来了,以后也不用去镇上摆摊了,织布用的纱线也有了,这几天我就跟你们嫂子在家里织布,上次说了要给你们做新衣裳的,正好秋收万完没有这么忙了,家里旱地也空出来了,就多种些萝卜、蔓菁、白菘这些菜。”
  “我也就一个亲弟弟,二弟家就靠着家里的三亩地收入,我们以后会定期到广食馆去送鱼腥草,我想让二弟跟我们一起种,把后面的荒地再多开一分地,到时候两家平分,送广食馆的银子也分一半给二弟家,多余的我们就自己晒干存着当粮食吃,等明年春天我们就告诉村里人,大家都种些当粮食吃,我等会儿跟老大一起去二弟家吧!顺便通知下大刀兄和江叔,以后我们不摆摊子了,他们也不用再送肉和鱼了,你们说可好。”李老爷子的爹娘去世的时候,交代了两兄弟要互帮互助,以前是没有条件帮助李忠顺,现在家里有了赚钱的门道,李老爷子就想到了自己的弟弟。
  “我们大房一家都同意,拉帮二叔是应该的。”李扬德率先表态。
  李杨武看二哥都发了话,“我们二房也同意,二叔家是我们最亲的亲人了,不能我们吃肉看着他们喝汤,这不是亲人该做的。”
  “我还没成立家室,我都听爹娘和哥哥们的。”李杨明有些害羞的说道。
  李老爷子看着家里的儿子都很懂事孝顺,老来欣慰,“好啊!你们都是好孩子,以后李家就靠你们了。”
  开完这次家庭会议,李家人会向着一个新的方向发展,可能好也可能坏,时间会证明。
  第二天天将明,“咚咚咚……,注意了,请大家注意了,李家村的众乡民,今天是官府收赋税的日子,请大家都不要到处跑,等会儿官府的人会一一到各家收赋,请大家做好准备。”李家村所有人是被一阵阵梆子声音吵醒的,仔细听原来是李村长通知村里人交赋的事情。
  李家一早出门干农活的李老爷子和李家三兄弟也拿着锄头进了院字里,还在睡觉的几个小辈也被吵醒了,发懵的揉着眼睛摸索穿好衣裳走到院子里,李邱氏在家里做朝食,今天早上就吃炖葛根,凉拌鱼腥草。
  “爷爷,今天有官府的人到我们家里吗?”李成刚也是被锣鼓声吵到了院子里的,看到李老爷子们回家了,便忍不住好奇。
  李老爷子看着院子里的小辈,“是啊!你们等会儿,可不要乱跑,就在家里好好呆着,大人要忙着交赋的事情,老三你照看着些。”
  “放心吧!爹,那我们赶紧吃早饭吧!免得等会儿官差来了,误了饭点,不知道到什么时候能吃饭,我去厨房问问娘。”李扬明说完便转身往厨房跑去。
  看到准备舀饭的李邱氏,李扬明上前帮忙端了一碗出来,“可以吃饭了,大家快进厨房端饭去。”
  看到李扬明端了饭,其他小的也赶紧进了厨房帮忙,饭菜上桌后,大家就开始吃饭了,不过今天都没有坐在堂屋吃,大家都夹了菜端着碗蹲到了院子里,一直注意着村里的情况。
  远远的能听到哭闹的声音,应该是官差在催人交赋,李家人便有些食不知味草草结束了朝食,忐忑的等着官差到来,幸好家里最近刚赚了一笔银子,粮食还不够抵的话,还有底气掏银子。
  “砰砰砰……,庭远兄快开门,杨主薄来了。”听到李村长敲门的声音,李老爷子在前,其他人在后,赶紧起身出门迎接。
  李老爷子拉开门,见是李村长带着一位头戴冠、青衣蓝边长袍、面白体胖的中年男子进了院里,后面跟着十个青衣捕快,林正和吴三也在其内。
  “这是杨主簿,特奉罗知县之令,到我们李家村收取今年的赋税。”李村长介绍道。
  李老爷子赶紧让开身子,让杨主簿们进屋,李家男丁搬出桌椅放在在院里,女子进屋准备茶水,李老爷子拱手道:“杨主薄、李村长及各位捕爷快请坐,草民李家村李庭远。”
  杨主薄带头进院,坐到了院里摆放的桌椅主座上,其他捕快分坐于院里。
  “将户籍记录给我搬过来。”杨主簿叫身边的差人将一箱子竹简搬了过来。
  杨主薄找出李家村的户籍记录,翻到李庭远一家人的记录,念到:“李家村李庭远一户共计十二人,其中男丁七人,年满十五岁及其以上者三人,家有五亩土地,其中稻谷三亩,经济作物两亩,需交纳田赋稻谷两石零四十斤、银钱二两银子,户赋十两银子,丁税一百五十文,银钱不够者,可用粮食做替,粮食不够者,也可用银钱做替,稻谷按市价算。”
  听完杨主簿的话,所有人暂时松了一口气,往年家里的稻谷都会卖掉还钱,稻谷算是比较贵的粮食,卖的钱换低价的粮食吃,这是大家往年的普遍做法,幸好最近有了一大笔新进账。
  李老爷子朝杨主簿拱手回道:“杨主薄,草民今年不用粮食做替,户赋、丁赋均交纳银钱,请大人安排人跟草民进屋称需要交纳的稻谷。”
  “好,这是本官今天到李家村,少有的几户比较干脆的人家,看来你们村还是有几户富户的,你们几个跟着进去称粮食。”杨主簿伸手指了几个差人让他们带着称进屋称粮食。
  “大人谬赞了,草民往年跟其他人家差不多,今年是到镇上做了点小生意,能糊口而已,几位差爷,请随草民进屋。”李老爷子前面带路,后面跟着四个差人,老大老二两兄弟随着进了杂物房。
  李邱氏进屋去拿要交的十二两零一百五文的银钱,半个时辰后,李家人交完了今年要交的田赋、户赋、丁赋,客气的送杨主簿、差人、李村长等人出了门。
  等关好院门后,一家人吊着的心既松了下去又有些沉重,各自找了位置坐在院子里,李老爷子坐在上首,“这个世道老百姓的日子真不好过啊!要不是今年赚了这些许银钱,咱家稻谷是一斤都留不下的,我估摸着家里还剩下八石的稻谷,也不知道二弟家里是个什么情况。”
  “我看村里大部分的人家是交不够的,可能只能卖儿、卖女、卖地借债了,如果有人卖地的话,文山兄妹的地趁着这个机会买回来吧!也不压价,大家都不容易。”李邱氏唉声叹气道。
  “嗯,娘你说的对,平时一般也没人家卖地,有机会的话就买两亩地,文山兄妹的户籍还在文家村,目前也没有田地,因着文山年龄还小,不用交田赋、丁赋,但是等过几天文家村收赋的时候,势必要交户赋十两银子。”李扬德愁了起来。
  听到李扬德的话,文山站了出来,“李爷爷、李奶奶、叔叔婶子们,你们对我们兄妹已经很照顾了,上次爹娘的葬礼和妹妹被卖,已经借用了你们八两银子,我们不能再让你们贴银子为我们交十两银子的户赋了,当初卖了文家村田地的钱,就用那十两银子交户赋吧!不用再给我们买地了,我们人小也种不了还是要劳累你们,买了地的话等明年到了,除了户赋还要多增加田赋这个压力,我们不能再拖累你们了,请你们一定要听我的,至于家里的地等我以后长大了,我相信一定能靠自己挣回来的。”文山坚定说道,便拉着妹妹跪了下来,希望李家人同意。
  “哎!你这孩子别动不动就跪啊!快起来,我们当初让你们到我们家里来就考虑到了有这些问题,既然你们兄妹执意要求,那就这样办吧!我们不能保证你们过什么好日子,但是有我们李家人吃的就有你们两兄妹的,你们以后不要再下跪了,我们是一家人。”李老爷子和李邱氏上前扶起两兄妹叮嘱道。
  “对,大家要往好的方面想,今年家里赚了银子还有余粮,明年会更好的。”李扬清也安慰着众人。
  “大哥,大哥,你们开开门。”李扬武听到是李忠顺的声音,快步跑去开了院门,“二叔,你是不是为了赋税的事情啊?”
  “可不是,我要麻烦大哥借我些银子,钱不够啊!”
  “二弟,你慢慢说。”李老爷子上前迎着李忠顺安排他坐下。
  “大哥,我三亩稻田收了大概十石稻谷,田赋两石,户赋和丁赋需要交十两零五十文,家里只有二两银子,我就把稻谷全抵押了,所有赋加起来有十一两零八百五十文,我还差八百五十文,需要向哥哥再借一两银子救急,杨主薄还在我家里等着呢!”李忠顺急着的脸上都来汗了,双手用力的抓着衣脚又放下,有些无处安放。
  “二弟,不用急,我这就借给你,我上次给你说的种鱼腥草的事,你明天就带着李思两兄弟跟我家一起开荒种,卖的钱我们对半分,多的我们做粮食。”李老爷子赶紧让李邱氏拿出一两银子交到李忠顺手上。
  李忠顺双手接过银子,感激道:“大哥,谢谢你们,银钱就不对半分了,你们家人多,你们都是照顾我,我就出三个人力就能分钱,分个三成就成了,就这样吧!多了我不要,我先走了。”
  李忠顺说完,没时间再待下去了,拿着银子赶紧回家去了。
  “爹,鱼腥草一般亩产在五千斤左右,如果种得好,一亩产量可达六千斤,冬春季种植或者夏初种植的当年就能采收了,基本一年四季都可种植,现在我们家里种了一分地,能有一千六百多斤呢!今年主要是供着卖钱,明年开春等村里人都种开了,价格就卖不上去,甚至不值钱了,明天跟二叔一起在屋后坡上面再开两分荒地好好管理,也存些当粮食吃。”
  “好,今年就靠它再赚些钱,明年就教村里人种吧!”李老爷子同意道。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