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账务

  岳岚看到岳父,重重的舒了口气,然后飞快的跑过去,抱住了岳父的手臂,得意洋洋的看着嘉渝。
  岳芷则是轻轻点了点头,根本就没有理会岳岚的意思,转身往自己房间走去。
  嘉渝回到房间,想了想接下来的事情,觉得没问题之后,才睡下去。
  第二天上完课,被宋辞给叫住了,说是一起吃个饭。
  这意思就是想要她跟着一起去他们公司看看,毕竟她也有一份子。
  功夫目前的负责人是宋辞,设计总监则是他的室友水程。
  嘉渝看了一会儿,微微皱眉。
  公司小的可怜,而员工,就他们三。
  光杆司令!
  这要不得啊,什么事情都要自己亲力亲为。
  “昨天不是转了钱到公司的账务上面吗?怎么不招点人,怎么不换个好一点的地方?”
  宋辞&水程:……
  最后还是宋辞清咳了一声,打破了三人之间的沉默。
  “大小姐啊,我们现在才刚刚起步,没必要把资金浪费在那些东西身上,能做的就自己做了。”
  嘉渝:……
  这么节省的吗?他们就没觉得有哪里不对劲吗?
  “可是现在我们不缺钱,门面很重要啊。”
  可能之前宋辞等人是缺钱,但是现在有她在,不缺呀。
  瞧他们那模样,她要不要再投点?
  毕竟也算自己的产业,这要是黄了,可就损失大了。
  宋辞无奈,这大小姐好像是真的不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一样。
  他也知道门面很重要,只是这不是刚刚开始吗?
  见他们两人这模样,明显不赞同自己的想法,嘉渝只好开始忽悠。
  说了半天,喉咙都说干了,才让他们勉强同意。
  嘉渝有点心塞,不过之后结果还是好的。
  又看了看水程的软件,是一个社区APP。
  水程的计算机天赋应该有限,这个APP看起来并不完善。
  第二个世界嘉渝是接触过电脑的,在这个方面,完全碾压现在的水程。
  嘉渝将他电脑接过来,让他看着弄了两下,其他相同的地方让他自己改。
  她投了资金,难不成还要提供技术?
  那就有点让人难以接受了。
  说实话电脑方面,她一个人可以撑起一家公司,但是太麻烦。
  “没想到你还会电脑。”
  水程看到嘉渝的动作,眼睛顿时就亮了,后面改得也心甘情愿。
  “招两个人分担一下水程的压力,你一个人吃不消的。”
  软件设计方面也是极耗脑力的事情,水程现在的黑眼圈,就像是涂了烟熏妆一样。
  宋辞看向水程,见到水程的姿容,明白嘉渝为什么想要这么说了。
  “只是好的设计师,从哪儿去找啊?”宋辞有些忧心忡忡的说道。
  嘉渝:???
  我了个去,这真是她班上的同学吗?
  不该节省资源的地方抠抠的,该节省资源的地方倒是异想天开的可以。
  “水程不是计算机系的吗?找几个学长学姐有偿帮忙啊,反正很他们的专业相关,还能在学校兼职?”
  哪个设计师不是从从小萌新爬上去的?
  “当然要真的有能力的话,到时候也可以将人留在公司。”
  两个人被她说懵了,一想到招人,两人同时想得是那种已经有了工作经验的人。
  对于学校这些同学,他们倒是没有真的想过。
  现在想想,这些学生还真的很符合他们现在的要求。
  见两人反应过来,嘉渝又交代了一番,才赶在饭点回了岳家。
  见她这么晚回来,岳母有些不喜,倒是岳父什么也没有说。
  岳岚觉得自己父亲变了,嘉渝回来的这么晚都不说她了。
  平时还是会将人怒斥一通的。
  嘉渝吃完饭,直接就回了房间。
  今天岳父使劲拘着岳岚,显然已经开始算计了。
  所以她只要等结果就好。
  学校的传言倒是传的很迅速,现在那些人看童书棋的眼神都怪怪的。
  童书棋自然知道,但是那些人没到他的面前说,他自然不好说什么。
  但是当童书棋看到花络跟那些人鄙夷自己,而那些人同样附和的时候,童书棋没忍住站了出去。
  “这不是童家那个谁吗?”
  花络看到童书棋,学校目前八卦中心的人物,双眼都在冒光。
  “你不是跟岳芷有婚约的吗?怎么跟岳岚好上了?因为真爱?”
  花络是典型的八卦爱好者,每天都想成为有名的八卦记者。
  差点没被家里人打死。
  花络也就是沈洛琛,这会儿想死的心都有了,他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简直让人觉得匪夷所思。
  “谁跟你说我跟岳芷有婚约?我只是跟岳家等我女儿有婚约,我跟岳岚真心相爱,这婚约自然是我们两个人来履行。”
  童书棋知道花家是知道他跟岳芷的婚约,也没隐瞒,只是稍微改动了一点。
  反正两家人已经商量好了,咬死之前没有跟岳芷订过婚就可以。
  都是岳家的女儿,有什么区别?
  再说他跟岳岚真心相爱,他们不知道就不要乱说。
  “我就说吧,来来来,将钱拿来。”
  花络听了童书棋的话之后,转身朝着自己的小伙伴们说道。
  那些人输了钱,虽然是小钱,但是看童书棋的眼神就有些怪异了。
  这花络是童书棋肚子里的蛔虫吗?
  怎么这话都猜的八九不离十。
  不过几人也没推辞,愿赌服输,反正只是一百块。
  “走,请你们喝水。”
  将钱拿到手里,花络笑得眉眼都眯了起来。
  最近生活艰难啊,他家的那老祖宗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非要断了他的零花钱。
  “你可真坑,赢了我们这么多钱,就只请我们喝水?一块钱一瓶的那种?”
  有人见花络拿着原本属于他们的钱请客,没忍住嘲笑了一番。
  “呦,真让你猜对了,我就是这么想的。”
  花络惊讶,然后惹得一群人追着他打。
  童书棋被无视了个彻底。
  回到家里,童父直接将他叫进了书房。
  一关上门,就被童父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
  等童父骂完,童书棋才开口询问童父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你还好意思问,都是你。”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