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带他回去

  “苏幕,你受伤了?”李璟担虑的瞧着她,“要不要紧?”
  苏幕垂着眉眼,敛了之前的厌恶之色,“回太子殿下的话,习武之人,带点皮外伤是正常的,只要主子安全,奴才死也甘愿。”
  “你快些坐。”李璟忙道,“御膳房近来做了新式的糕点,本宫特意留了些给你,这就拿给你尝尝!”
  苏幕行礼,“奴才不敢!”
  “苏幕?”李璟愣了愣。
  苏幕神色寡淡,立在一旁岿然不动,她是奉命来保护太子的,其他事与她没有半点关系。
  “当年要不是你,本宫已经死了。”李璟低低的说,“本宫在宫里没什么朋友,就想着……”
  苏幕的面上终于有了些许情绪变化,“若太子殿下,真的记得当年之事,就不要靠奴才太近。”
  这是,实话。
  李璟刚要开口说话,外头却传来了小太监的声音。
  “殿下,锦衣卫的人来了。”
  苏幕跟在李璟的身后,走出了寝殿。
  来的是锦衣卫都指挥使——沈东湛,东厂的死对头,一个心狠手辣的男人,与苏幕相比还真是不遑多让。
  沈东湛是谁?
  当年栾胜接手东厂,其势快速壮大,眼见着要吞了锦衣卫一人独大,却冒出个齐侯世子沈东湛。
  此人心狠手辣,仗着齐侯爷当年的功勋,以及在朝堂中的威信,接过了锦衣卫的烂摊子,不过数年光景,便将锦衣卫壮大至今日,可以与东厂抗衡。
  沈东湛剑眉星目,容貌俊俏,一副好皮囊不知骗了多少无知少女,看不到内里的龌龊手段,满腹阴谋诡计。苏幕迎上沈东湛,各为其主,杀机暗藏。
  “太子殿下!”沈东湛行礼,“臣奉皇上之命,前来保护太子殿下。”
  说这话的时候,沈东湛瞥了一眼苏幕,说不清楚是什么神色。
  “怎么沈指挥使也来了?本宫有苏幕在侧,无需他人保护!”李璟负手而立,“沈指挥使回去罢!”
  沈东湛还没说话,身边的副使——周南,倒是先开了口,“太子殿下觉得,这阉狗能保护您吗?何况这阉狗,之前跟二皇子等一起谋逆,闯入了皇上寝殿,意欲弑君夺位,谁知道她现在安的什么心?”
  阉人?
  嗯,说的是苏幕。
  谁不知道,苏幕是栾胜的义子。
  东厂大太监的义子,东厂的二把手,苏幕的名册,落在宫籍档案上,身份便是:太监!
  “苏幕,他说的是真的吗?”李璟问。
  苏幕不温不火的回答,“回太子殿下的话,后半句是真的。”
  她的确随着二皇子,闯入了皇帝寝殿,假意帮着二皇子弑君夺位。
  “那前半句呢?”李璟追问。
  冷剑骤然出鞘,苏幕快如闪电。
  若不是沈东湛反应够快,一掌拍开苏幕的剑,只怕已经削下了周南的脑袋。
  下一刻,苏幕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周南踹下了台阶。
  风吹着宫灯摇晃,苏幕立在台阶上,冷眼睨着滚落在院中的周南,“多谢指挥使送的这份大礼,我代义父就此谢过,也代东厂……收下他!年修!”
  黑暗中,窜出一名蕃子,扑通跪地,“千户大人!”
  夜风起,剑归鞘。
  苏幕幽然转身,“带他回去,阉了!”

上一章目录+书签下一章